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我经历的山西黑砖窑

编辑:admin 日期:2021-10-21 00:59 分类:临汾砖厂 点击:
简介:从山西拍摄黑砖窑回来,同事上官见了我第一句话就是:怎么老了五岁呀?其实,这短短的一周时间,我的思绪好像已经回到了奴隶社会,黑砖窑里民工的遭遇在某些程度上就是奴隶。 在得知黑砖窑事件后,我和同事吴龙锋第一时间赶到了山西洪洞,洪洞县本来很有名,

  从山西拍摄黑砖窑回来,同事上官见了我第一句话就是:怎么老了五岁呀?其实,这短短的一周时间,我的思绪好像已经回到了奴隶社会,黑砖窑里民工的遭遇在某些程度上就是“奴隶”。

  在得知黑砖窑事件后,我和同事吴龙锋第一时间赶到了山西洪洞,洪洞县本来很有名,一是因为京剧《苏三起解》,著名的唱词“苏三离了洪洞县...”;二是明朝的人口大迁移,据说大半个中国人都是从洪洞这一带迁出去的,并且迁出去的人小脚指甲都是两瓣,不知是真是假(我是河北人,我的脚指甲倒真是分瓣的)所以有这么句话:要问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每年这里的祭祖活动都搞得有声有色,今年还在央视几个频道进行了直播。不过,这一次洪洞县又出名了,曝光度超过了以往,可惜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洪洞广胜寺镇曹生村砖窑,严重虐待农民工的事件真是有些骇人听闻!按理说,这类的砖厂粘土实心烧砖厂早就被禁止了,但是由于这里烧煤便宜,需求量大,存在利益链条,一个日产四万块砖的中小规模的砖厂,一年的利润就有至少四十万元.所以这类的砖窑总也禁不住.而包工头更黑心,他不给工人工资,让工人白干活,工人整天吃发霉的馒头喝凉水,每天干十五到二十个小时,稍有怠慢,就会招来一顿毒打,很多人身上都有伤,在被解救的32人中,有20个有伤,重伤1名,轻伤8名,很多是烧伤、外伤。刚烧好的砖还热就要背出来,能不烫吗?看了真令人发指,有一个叫刘宝的,据说是甘肃人,被打死埋在了小山包上,本来出来打工赚钱来了,却客死异乡,命运真惨!在我们的采访中,发现犯罪嫌疑人虐待殴打非法拘禁农民工是不人道的,但是当地政府把解救出来的农民工随便遣送走,在一定程度上更是对人性的漠视!因为有的农民工神志不清,家都不知道在哪就随便送上火车,他们能去哪呢?九名神志不清的人,有的属于先天痴呆,但也有的我觉得属于非法拘禁、殴打连吓带饿带累导致的,他们能安全到家吗?所以也正是由于当地基层政府的这些漠视和不作为,才被媒体和公众“揪住不放”,使得黑砖窑事件“越闹越大”,直至惊动了中央领导,掀起了一场农民工用工的大清查,大整顿。

  据河南省电视台都市频道消息:有上千名不满14岁的孩子被人用数百元的价格卖给黑砖窑。这些孩子衣衫褴褛,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稍有怠工就会被监工随手拿起的砖头砸得头破血流......

  为了了解进一步的情况,我们决定去一趟河南。6月12日中午12:20匆匆吃了点饭,我们就开车从山西洪洞经三门峡,洛阳,往河南赶,去找这次黑砖厂解救出来的农民工张银磊,下午四点多;行程350公里,我和小吴终于到了巩义,没想到却扑了个空,武警医院没这个病人,家里没人,问他爷爷说中午刚见过,晚上可能回来。

  结果在张银磊家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天都黑了,也不见什么踪影,只得打道回府,后来,邻居告诉我们,张银磊去外地养伤了,不想见外人.听到这,我心里咯蹬了一下,这事给小银磊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严重了,我们还是不要再打扰他了.

  第二天,马上联系河南台记者付振中,他已经连续做了21期报道,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也正是他的报道,才使得黑砖厂事件从山西洪洞逐渐演变成全山西乃至全国的一次大整治.到了河南电视台才知道付振中已经成为全国各媒体轰炸的中心,电话以及要求采访他的传真接连不断,好不容易,逮着机会采访了他,然后,我们马上去新密市采访解救出来的周培元,周今年才14岁,本来应该在课堂的他,因为去了一趟郑州,便开始了两个月的恶梦之旅,等被解救出来的时候,本来活泼开朗的他已经变得沉默寡言,他说再也不出去了,外面都是黑社会,听了真震撼,这是还不成年的他所上的社会第一课,希望他早日走出阴影.

  回郑州,立即拷贝素材,付振中拷了十几分钟,等拷完,已经晚上八点多了,这时接到山西某家长的电话,说刚刚解救出来十二个农民工,不犹豫,这是绝好的现场,当时我一问小吴,吴龙锋马上说太好了,去呀.说得轻松,这可是将近四百公里呀,又是夜路!但是,我们已经好像被打了鸡血,兴奋异常,连夜去郑州火车站拍了夜景,草草吃了一碗”萧记”,十一点,准时兵发运城.

  一路上大货真多,速度起不来,两人强打精神,交替开车,终于在凌晨五点到达了目的地运城市临猗县,赶紧洗一把又睡,七点半,家长打电话,说又要去砖厂,还迷迷乎乎的我们马上精神了,去!

  于是,抓紧时间,先看望了昨天解救出来的十二个人,完成采访,然后马不停蹄去各个砖窑,这些家长自从孩子失去联系后,一直在不停地寻找,有的已经是第四次来山西了,也有的家长说孩子已经失踪了九年了,到现在还一直没有放弃,真不知道他们的生活是怎么过来的,没有孩子的日子,天空是灰色的,没有孩子的家里,没有笑声...

  跟着这些家长连续找了几个砖厂,他们都失望而归,但是一个大姐却找到了邻居的孩子,这也令她大喜过望,我真诚祝福她,别人也会帮她找到自己的孩子.

  节目刚播出不久,我就接到一个叫袁成的家长的电话:说他在节目中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袁学宇今年15岁,是河北省丰宁县西官营乡西窝铺村人,3月28日在河南郑州某工地失去了联系,目前,关于袁学宇的情况,我正在做进一步的核实确定,希望他们一家能够早日团聚.

  其实,黑砖窑的事情早就有,但像这样集中的存在确实罕见.偶然把三年前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拍摄黑砖窑的资料调出来,结果综合最近的几件事,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巧合”,三年前发生在新疆昌吉州奇台县的一起黑窑主集体虐待农民工的事件,当时黑包工头张根发,打手王明生、段永成、白小军、杨新明几人中,大多来自河南淅川县;而今年发生在山西洪洞广盛寺镇曹生村砖厂的黑包工头衡庭汉恰恰也是河南省淅川县人(盛湾镇衡营村人,目前已被抓获);而我在山西运城临猗县孙吉镇砖厂采访时,黑包工头已外逃,从窑主竹铁蛋的本上,我看到黑包工头衡建中也是河南省淅川县人(有照片为证),并且和衡庭汉是同村人!

  据《新闻晚报》报道,18日上午,河南省淅川县盛湾镇衡营村的衡庭汉的母亲王秀云说,衡的两个弟弟也在山西砖窑打工,衡三年前离开家乡,“跟村里三四个人说是到山西打工,整整三年都没有回来过,平时往家里寄钱很多。”据说,他家用衡庭汉寄的钱在老家盖了栋双层小楼。

  衡庭汉的两个弟弟也在山西搞砖窑“工作”。而据2007年06月20日 北京晚报报道,衡庭汉与妻弟妹等组成拐骗民工家族犯罪团伙. 昨天,山西洪洞县有关部门负责人首次向媒体通报该县广胜寺镇曹生村黑砖窑案案情,据公安部门查实,衡庭汉伙同其妻子杨小兰、妹妹衡某、弟弟衡庭军专门在湖北、西安、陕西渭南和山西运城一带以坑蒙拐骗的手段,引诱智障人员和流浪人员到此打工,然后采取暴力手段胁迫他们进行超强劳动,疯狂榨取受害人的血汗,非但不给丝毫报酬,甚至没有给予基本的生存条件。

  而我手里的一份河南省破获案件的通稿中,赫然写着“郑州市公安局6月8日晚组织集中抓捕“人贩子”、“黑职介”集中行动,一举打掉5淅川籍犯罪团伙,抓获团伙成员13人,当场解救被非法拘禁、尚未来得及转卖的8名受害人,其中年龄最大的70岁,最小的只有16岁。”

  乖乖,又是淅川人,他们简直是一条龙作业呀!都是本县人,有人负责贩人,有人负责运输,有人负责开砖厂,有人负责打人!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吗?运城临猗和临汾洪洞相隔几十上百公里,两个小砖窑黑包工头居然是同村人,那新疆呢?又是三年前,淅川有这个传统?还有在郑州破获的案件中,居然五起全是淅川籍的,太令人震惊了!难道仅是一种巧合?

  这次参与拍摄黑砖窑事件,给了我很多震撼,正常人在那种环境下,差不多也会崩溃,黑包工头和打手真是丧失人性!

  在现代社会,我们绝不允许这种雇佣童工、严重损害农民工权益事件的存在,我们栏目也将继续跟踪报道。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04949最快开奖结果